<dfn id="2qhqh"><object id="2qhqh"></object></dfn><ins id="2qhqh"></ins>

        <bdo id="2qhqh"></bdo>

        <dfn id="2qhqh"><tt id="2qhqh"></tt></dfn>
      1. <ins id="2qhqh"></ins>
        1. <u id="2qhqh"><button id="2qhqh"></button></u>
          商務部外貿發展事務局 | 盈拓展覽 |外經貿專項資金申報入口 登錄免費注冊 Hi,您好! 全球展覽咨詢電話:400-8855-088|
          請輸入搜索關鍵詞,或者關鍵詞不小于兩個字符!
          包含特殊字符,請重新輸入
          您的搜索詞太長,因為showguide的查詢限制在30個字以內

          搜索歷史

          盈拓展覽logo
          暫無搜索歷史記錄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市場趨勢 > 行業分析 > 正文

          全球基礎設施建設浪潮迭起!

          2017-04-11 17:42 來源:中國商務新聞網 字號:【

             2017年以來,全球經濟延續去年四季度企穩回升勢頭,美聯儲再次升息加劇全球貨幣政策分化;受美歐政策更趨明朗、經濟持續復蘇等因素的推動,國際金融市場波動性下降。據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日前在北京發布的《2017年二季度經濟金融展望報告》分析,未來全球經濟增長力度有望持續增大,政策不確定性降低將鼓舞投資者信心,全球性的基礎設施建設浪潮成為新的增長動力。

            美國基礎設施建設預熱

            美國基礎設施規模與人均水平世界領先,但是老舊程度十分嚴重,更新、整修與維護資金缺口巨大。美國總統特朗普期望通過大規模基建投資改善這一狀況,但美國財政預算有限,預計將通過公私合作模式和對私人投資稅收抵免來融資。

            特朗普高度重視基礎設施建設,并將其作為積極財政政策的重要抓手。特朗普認為,美國人因交通擁擠浪費了太多時間,聯邦政府把大量金錢用于對外戰爭,卻不改善國內交通系統,是不合理行為。他主張增加財政支出,計劃任內投入1萬億美元修復內陸交通設施,重建高速公路、橋梁、隧道、機場和鐵路,爭取讓美國基礎設施達到“首屈一指”的水平。

            根據特朗普計劃,解決出路是調動私人資本和國外資本投資熱情。特朗普曾在“百日計劃”中提到,要通過公私合作模式(即PPP模式)和對私人投資稅收抵免來進行融資。此外,還計劃對“邊境稅”進行抵免來吸引私人投資。特朗普的稅改方案曾主張對美國企業匯回國內的海外利潤征收10%的所得稅,在這一計劃下,企業可以使用基礎設施股權投資進行稅收抵免,抵消10%的海外利潤稅。

            然而,特朗普團隊提議的稅收減免存在軟肋,需要繼續完善。由于私人資本對收益率要求較高,將通過收取或增加過路費等措施提高回報,這將增加民眾消費支出。此外私人資本風險管理和風險規避意識更強,對項目要求更高,將重點關注具有更高現金流水平的項目,愿意參與的項目有限。

            總之,美國政府逐漸意識到,落后的基礎設施已成為經濟增長和制造業復蘇的重要制約。為此,特朗普上臺后,迫切希望改變國內基礎設施建設落后現狀,但囿于政府財政預算限制,基建項目存在較大資金缺口。為解決這些問題,特朗普歡迎私人資本和海外資本進入基建領域,希望通過PPP模式和稅收抵免政策解決融資缺口。

            東盟基建投資空間大

            東盟國家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節點,其基礎設施相對薄弱、發展空間巨大。未來東盟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將為經濟增長提供動力,為各國的金融支持提供重要機遇。

            東盟十國的基礎設施建設進展不一。世界經濟論壇2016/17年報告指出,東盟中除新加坡、馬來西亞及泰國的基建競爭力較強外,其他國家的世界排名都在50位以后,反映東盟有較大的空間改善基礎設施,以提升國際爭競力。

            首先,多個東盟國家都存在電力供應不足問題,只有文萊、馬來西亞及新加坡能達到百分之百供電率,而柬埔寨及菲律賓的電力供應問題尤其嚴重,只有約三成多的供電率。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東盟還有必要進一步提升信息科技基建及小區設施,改善區內的營商環境及生活質量。

            其次,東盟具有勞動力成本優勢,在全球產業鏈中承接了大量從高成本區域轉移來的產業,其中低附加值制造業占比較高。但是,由于東盟國家基礎設施配套能力不足,單靠低廉的勞動力成本并不足以彌補較高的運輸及公用設備開支,降低了外商的投資意愿。

            再次,東盟區內的中產階層日漸增加,收入上升會刺激更多基礎設施的需求,如鐵路及電信設備等,以提高區內的生活質量。

            不同的國際機構都為東盟的基建投資作出推算,數額大概是每年600億~1460億美元。2017年2月,亞洲開發銀行發布報告指出,亞洲的基建投資需求超出2009年預測值的1倍,并預計東盟2016~2030年在基建投資上每年平均需要的資金達1840億美元(不考慮氣候變化),反映東盟的基建融資仍有較大的增長空間。聯合國預測東盟在2015~2025年的基建投資中,50%會投放在交通建設上;35%在發電項目上;8%在通信基建上;7%在水務及衛生項目上;交通建設及電力行業將會是未來重點發展項目。

            由此,《2017年二季度經濟金融展望報告》認為,以美國特朗普新政和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建設為代表,全球性的基礎設施建設新熱潮將成為推動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新動力。

            信息來源:中國商務新聞網

          商務部外貿發展事務局
          指定國際展覽公共信息服務平臺

          業務輻射
          100個國家200個行業

          200名專屬展會顧問
          一對一服務

          行程安排
          媲美優秀旅游公司

           
          潜规则AV